52、第五十二章

  王的女人最新章节
  ;;;;第五十章:
  ;;;;系统好像只是短暂的出现了一下,就再也没有声音了。
  ;;;;似乎这两声提醒仿佛都是顾盼的错觉。
  ;;;;她尝试着呼唤了两声系统,意料之中的没有回应,她习以为常,即便系统冒出来吱两声也没有什么用处。
  ;;;;推算了下时间,如今庆元帝病倒,太子监国。
  ;;;;赵焕章处事上挑不出任何毛病,若应该挑错处,大概就是太温吞,手段柔和每次都留有余地。
  ;;;;钟砚布局多年,可不是要看着赵焕章继承大统,李家的人他一概不会放过,只等着抓住赵焕章的一处错,而后往死里折腾。
  ;;;;顾盼只是他上位路里的一个踏脚石,原著男主利用了博平郡主对她的恨意,也顺便利用了她。
  ;;;;现在她既然已经知道博平郡主会设局陷害了她和赵焕章,自然就不会往坑里跳。
  ;;;;何况两年多的朝夕相处,细枝末节的关怀,顾盼自作多情的想,钟砚怎么也不会把她往火坑里推。
  ;;;;顾盼想通之后,觉得自己这次能从容应对。
  ;;;;钟虔在朝堂上被钟砚处处打压,这就激起了博平郡主久违的仇恨之心,她本来都差不多要认命,还是见不得儿子被欺负。
  ;;;;钟砚如今妻儿美满,钟虔还连门亲事都没说,这么一想,博平郡主又要岔气,心有不甘意难平。
  ;;;;她也是偶然之间才想起来太子殿下和顾盼似乎还曾经有过一段说不得的情缘,过两日便是老太爷的寿辰,届时太子殿下也会大驾光临。
  ;;;;博平郡主这才起了歪心思,脑子一热便让人偷偷备了合欢散,嬷嬷拿了药过来,忍不住问了一声,“您真的要给少夫人......”
  ;;;;博平郡主想到顾盼,这两年下来,她对顾盼的厌恶不比从前,何况她生的那个小胖子是个会讨人欢喜的孩子,一时之间,博平郡主也开始犹豫。
  ;;;;翻来覆去想了一个晚上,没怎么睡,来日精神不济,博平郡主摆着张臭脸,对嬷嬷道:“算了,我也懒得给她使绊子。”
  ;;;;直到今天,博平郡主都看不出来钟砚对她几分真几分假。
  ;;;;不过依照博平郡主对他的了解,不认为他是个会为男女情长所累的人。
  ;;;;顾盼嫁给一个狠戾的疯子,还为他生了孩子,可见将来都没法摆脱这个人,如此想来,也是个可怜人。
  ;;;;嬷嬷赞同道:“世子爷不好招惹,如今咱们还是避着他点吧,省的他又来找咱们的晦气。”
  ;;;;上回送了装着人头的盒子的事,还心有余悸。
  ;;;;博平郡主气不顺,“我就是生气!他何至于处处和钟虔过不去,专门打我的脸吗不是!”
  ;;;;嬷嬷给她倒了杯凉茶,“您消消气,小少爷自有他的福气。”
  ;;;;老太爷大寿,侯府提前布置起来,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顾盼发现似乎对屋檐下的红灯笼很感兴趣,张开双手嚷嚷着要她抱抱,顾盼心软成一滩水,将儿子抱在怀中用力亲了两口。
  ;;;;小朋友仰直了上身努力往前走,口齿不清,一遍遍不厌其烦的喃喃着:“灯...灯灯....灯灯。”
  ;;;;顾盼按住他胡乱挥舞的双手,莞尔道:“娘亲也够不到呀,等你爹回来让他摘下来给你玩好不好?”
  ;;;;小朋友很好哄的,只要你肯认认真真和他说话,他就不会再闹了。
  ;;;;“次......俏俏要次。”
  ;;;;“好的呀,等摘下灯笼让你抱着啃个够。”
  ;;;;俏俏抱着她的脖子,在她脸上亲了口,亲完后开始害羞,一双小肉手捂着自己的脸,不好意思见人。
  ;;;;钟砚回来时,俏俏还在害羞,埋在母亲的颈窝,白软软的脸蛋被闷的通红。
  ;;;;他觉着好笑,“怎么了?”
  ;;;;顾盼胳膊有些酸,边说:“他害臊了呀。”她又指了指屋檐下的红灯笼,“俏俏想要这个,你摘下来给他好不好?”
  ;;;;钟砚不想她这么惯着儿子,更不会小朋友撒撒娇卖卖萌想要什么就给什么,他从她怀中接过孩子,“灯笼不能吃。”
  ;;;;不用猜,就知道俏俏是想吃。
  ;;;;小朋友的胳膊改为抱着他的脖子,他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眸,用平时来哄娘亲的法子,企图亲一亲父亲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钟砚被他亲了口,轻笑了声,“不能吃就是不能吃。”
  ;;;;俏俏被拒绝后把自己的小脑袋埋在父亲的胸膛,不理人了。
  ;;;;小朋友生着闷气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钟砚将孩子放在床上,转过身,目光专注凝望着她。
  ;;;;顾盼觉着他的眼神仿佛有种捉摸不透的深意,和平时都不太一样。
  ;;;;她问:“怎么啦?”
  ;;;;“没怎么。”
  ;;;;她的眼神天真又清澈,五官轮廓极为漂亮,美艳又清纯,她眼中倒映着钟砚的脸庞,毫无戒心也没有任何的猜忌。
  ;;;;隽秀清俊的男人扯起嘴角笑了笑,似乎在看她,又好像他这双漂亮的眼眸中从未有过她的存在。
  ;;;;钟砚伸出手,缓慢描绘着她精致的五官,视线忽明忽暗,他轻轻的说:“早些歇息,明日有的忙。”
  ;;;;顾盼说不上来他哪里奇怪,隐约察觉他和平时有些不同,等到爬上床盖好被子入睡的前一秒,脑子里还是他那句不轻不重没什么感情的:“早些歇息。”
  ;;;;他当时的声音有些落寞,或许那几分落寞是她自己臆想出来的。
  ;;;;第二天便是老太爷的寿辰,顾盼起早梳妆打扮,穿了件齐腰宽袖襦裙,裙摆上的仙鹤刺绣活灵活现,腰身被衬的纤细,她画了个淡妆,少了美艳的锋芒,气质柔和。
  ;;;;顾盼也给俏俏换了身新衣裳,把儿子打扮的可可爱爱,抱着孩子去到前厅。
  ;;;;酒席过半时,太子殿下迟迟未曾出现,顾盼以为他不会过来了。
  ;;;;儿子出生之后,顾盼就再也没见过赵焕章,偶尔在梦里才能看见他的脸。
  ;;;;她也很少能听见赵焕章的消息,只知道成婚多年,太子和太子妃还是无所出。
  ;;;;俏俏在她怀里动来动去,似乎很想要她头顶发髻上的蝴蝶发簪。
  ;;;;顾盼轻轻捏了捏他的脸颊,像和大人讲道理一样对着他说话,“簪子是尖的,不能玩。”
  ;;;;俏俏嘴里发出咿呀的叫声,顾盼顺手把腰间的香囊解开,红绳挂在他的小拇指上,“你玩这个好不好?”
  ;;;;俏俏低头看了眼香囊,咧嘴高兴的笑起来,还拍了拍手,看上去很喜欢。
  ;;;;姗姗来迟的赵焕章瞧见这一幕,心里有些说不清的颤动,很早之前他就觉得顾盼像个长不大的、有些任性的小女孩。
  ;;;;从来没想过她当母亲会是什么样的。
  ;;;;如今看见了,倒也为她高兴。
  ;;;;他记忆中那个受了欺负躲在角落里、那个自尊心极强的不肯低头认输的娇纵少女,早已长大。
  ;;;;赵焕章身着圆领黑衣,中间和袖口都绣着显眼的龙纹,他哪里都没变,举手投足依然平易近人。
  ;;;;老太爷笑呵呵将他请到主位,“太子大驾光临,老臣不甚荣幸。”
  ;;;;赵焕章很是尊重老太爷,微微笑了笑,“老太爷客气了。”
  ;;;;他抬手,身后的随从将提前备好的重礼奉上,这一举动给足了老太爷的面子。
  ;;;;酒宴尾声时,俏俏嫌屋里闷,嘟嘟囔囔要出去。
  ;;;;顾盼只好抱着他去后院坐秋千,小朋友很喜欢和母亲一起荡秋千,抓着她的袖子,“要高高。”
  ;;;;顾盼摸了摸儿子的脑袋,“你不怕吗?”
  ;;;;“不怕,要高高呀。”
  ;;;;秋千跟着风摇摇晃晃。
  ;;;;俏俏玩够了,便埋在母亲怀中熟睡。
  ;;;;顾盼正要把他抱回屋里,眼前忽然多出一个人。
  ;;;;赵焕章站在她跟前,平和的神色,淡淡目光落在俏俏身上,看了很久,他说:“眼睛不像你。”
  ;;;;除了眼睛,其他都很像她。
  ;;;;赵焕章无意打扰她,自觉往后退了两步,“你不要多想,我只是随意出来转转,这就回去了。”
  ;;;;从始至终,顾盼一个字都没有说。
  ;;;;他悄无声息的出现,又默然离开。
  ;;;;将儿子安排好之后,顾盼又被老太爷的人叫回前院,天色渐晚,主院的客人离开的七七八八,太子一行人还没有离开。
  ;;;;顾盼看见了面无表情的钟砚,又看了看坐在另一边的博平郡主。
  ;;;;她缓缓走上前,直觉告诉她这应该就是博平郡主对她和赵焕章下药的这一晚。
  ;;;;刚刚坐下,博平郡主就给她递了一杯酒。
  ;;;;顾盼有所防备,一口都没碰,生怕里面加了料。
  ;;;;她绷直了后背,紧张不安,只盼着今晚赶紧过去。
  ;;;;顾盼脑子里乱哄哄糟成一团,没去听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多半是一些客套话。
  ;;;;等熬到快要结束的时候,钟砚忽的碰了碰她的手,低声发问:“怎么这么凉?”
  ;;;;顾盼勉力笑了一下,找了个借口,“我冷。”
  ;;;;钟砚嗯了一声,将自己面前的热茶端给她,“喝杯热茶,暖暖身子。”
  ;;;;顾盼接过茶杯,抿了两口,嗓子干渴,于是干脆将他的茶都喝干净了。
  ;;;;等到宴会散去,顾盼才发现坐在对面的赵焕章脸色不对劲,醉醺醺的像是喝多了。
  ;;;;老太爷便吩咐管家,将太子送去客房好生歇息。
  ;;;;天空阴沉,冬风过境十里寒。
  ;;;;钟砚将自己的斗篷给了顾盼,低眸看着她的眼神前所未有的缱绻,凝视着怀中的女人,然后将她一把将她抱住,指骨用尽了力气,他在她耳边说:“我去书房,你先回去吧。”
  ;;;;顾盼胸口闷闷的,不太舒服,“好。”
  ;;;;男人就连背影都是冷漠肃杀的,玄色衣裳很快融入到昏暗夜色里,不见踪影。
  ;;;;顾盼走到一半,脑子昏沉的症状越发严重,眼前雾蒙蒙看不清东西,她扶着柱子,努力睁着眼却还是抵挡不住席卷而来的困意。
  ;;;;她好像做了很长的一个梦,却怎么都记不清梦里的画面。
  ;;;;再次睁开眼时,她闻见了一股陌生的香味。
  ;;;;顾盼身体软绵无力,四肢都好像被水泡软了,熟悉的春潮一阵又一阵的朝她袭来。
  ;;;;女人脸颊通红,冷白的脖颈都仿佛被抹了春意,她难受的低吟出声,眼角沁着泪光。
  ;;;;朦胧的视野逐步清明,看见床畔的赵焕章时,她啊的大叫了一声。
  ;;;;赵焕章也没比她好到哪里去,望见衣衫不整的女人,只当自己在梦中。
  ;;;;这样的梦他都不知道做过几回了。
  ;;;;赵焕章伸出手指,刚碰着她的脸颊,就被人一把推开。
  ;;;;“你怎么又哭了呢?”
  ;;;;“梦里还在哭,真的这么不想看见我?”
  ;;;;顾盼抱紧了被子,颤抖的缩在角落里,努力保持清醒,却又很想往他身上凑。
  ;;;;赵焕章最不想看见的就是她的眼泪,冰凉手指摸着她的侧脸,见她没有很抵触,心里稍许放下了心,“不要哭。”
  ;;;;他用拇指替她擦去眼泪,低声问道:“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哪怕只有一刻。
  ;;;;药性猛烈,她此时已经是神志不清的状态,看不清他的脸,也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
  ;;;;只知道她很难受,特别难受。
  ;;;;赵焕章心都要碎了,“窈窈,我不逼你了。”
  ;;;;顾盼只见他的嘴巴一张一合,耳边嗡嗡作响,听不见其他声音。
  ;;;;她的手指紧紧抓着他的衣服,边哭边说:“救救我,你救救我。”
  ;;;;赵焕章酒劲渐醒,似乎不是梦?她看上去也不太对。
  ;;;;脸颊红的不正常,身体温度也高的吓人。
  ;;;;他试图将顾盼的手掰开,她却哭的更厉害了。
  ;;;;赵焕章于心不忍,“你会后悔的。”
  ;;;;顾盼看不清他的脸,神志不清的状况下甚至把他当成了钟砚,解开自己的腰带,只穿着件单薄的底裙,哭的梨花带雨。
  ;;;;赵焕章侧过眼,不敢看她。
  ;;;;“你把衣服穿上,我去叫大夫。”
  ;;;;顾盼揪着他的腰带不肯松手,她若是要做什么,赵焕章怎么舍得阻拦。
  ;;;;他身上的衣服也被她弄的乱糟糟的,不堪入目。
  ;;;;迟迟解不开腰带,顾盼急的掉眼泪。
  ;;;;男人忽然握着她的手,眼神复杂,“听话,你松开,我自己来。”
  ;;;;顾盼懵懵懂懂,逐渐松开了手指。
  ;;;;那一瞬间,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眶中往下掉,淌满她整张脸。
  ;;;;女人的哭声断断续续传到钟砚的耳朵里,他不知在外面站了多久,一动不动站在原地,腿脚僵硬,脸色平静。
  ;;;;灯笼发出的微弱的光芒照着他如玉的脸庞,青年的眼神极淡,明明长了一张仁善漂亮的脸,实则却是个杀人不见血的恶魔。
  ;;;;钟砚缓缓闭上双眸,睫毛颤动,慢慢睁开,一派宁静之姿。
  ;;;;他等了这么多年,为了报仇或者说为了皇权做了太多的事。
  ;;;;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就此罢手。
  ;;;;偏偏赵焕章的弱点,是顾盼。
  ;;;;偏偏这世上没什么是他无法割舍的。
  ;;;;远处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们手里都打着灯笼。
  ;;;;博平郡主脸色凝重,表情非常难看,她忽然被人叫到客房这边,心里毫无准备。
  ;;;;听着屋里的哭声,她的手指都在发抖。
  ;;;;不应该的,她即便是想过陷害顾盼从而让钟砚尝尝被戴绿帽子的滋味,但她明明没有做!
  ;;;;博平郡主身后的钟虔阴沉着脸,也在状况之外。
  ;;;;没有料到,他这个大嫂……竟然还是死性不改!对太子殿下念念不忘,竟然在今天这种大日子,做出这种事。
  ;;;;钟砚在一众沉默中,抬手轻推开房门,眉眼冰冷,冷静的可怕。
  ;;;;平淡的视线像两道无情寒光朝主卧投去。
  ;;;;衣服散乱在地,床上的女人抱着被子发抖,头发凌乱落在白皙的肩头,她的眼神茫然,通红的眼眶已经流不出泪水了,可怜又狼狈。
  ;;;;她像是刚清醒过来,又好像没有。
  ;;;;赵焕章穿着里衣,在房门被打开的瞬间,下意识拿手挡住了顾盼的双眸,“别看。”
  ;;;;赵焕章还是秉承着君子之风,最终并没有碰她。
  ;;;;他的掌心被女人无声的眼泪沾的湿润。
  ;;;;老太爷见了这不堪的一幕,眼前黑了黑,差点当场昏了过去,他勉强冷静下来,说话时气息不稳,“都给我回去!不许再看!此事也绝不能泄露出去一个字!”
  ;;;;博平郡主握紧拳头,身体颤抖,眼神慢慢望向没什么表情的钟砚,心底冰冷,头皮发麻。
  ;;;;钟砚真的是……太可怕了。
  ;;;;她被嬷嬷搀扶着回了栖筑院,出了一身冷汗,腿脚都是软的。
  ;;;;而那边老太爷指着顾盼,手不断发抖,怒骂道:“你真是不知廉耻!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不要脸面恶心至极的事情!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孩子!有没有想过阿砚!”
  ;;;;顾盼像是听不见老太爷的骂声,而是轻轻地、轻轻地拿开了赵焕章挡在她眼前的手,撕心裂肺的痛楚阵阵袭来,她看着钟砚的脸。
  ;;;;男人的眉眼是她最为喜爱的,他漂亮,笑起来更漂亮,弯眸时宛若天上星,璀璨炫目的移不开眼。
  ;;;;顾盼又哭又笑,她想起来自己没有喝博平郡主递过来的酒,只喝了钟砚亲手端上的热茶。
  ;;;;她静静盯着他的脸看,脑海中闪过很多回忆。
  ;;;;钟砚郑重送给她的玉佩,冬日里特意给她堆过的雪人,还有前不久为她挡过的那一剑。
  ;;;;顾盼的耳边,不断回响着方才钟砚对她说的那一句,“喝杯热茶,暖暖身子。”
  ;;;;短短八个字像重重的一刀,干脆利落的捅入她的心窝,刀尖旋转,然后又被钟砚重重的拔了出来。
  ;;;;刀刃上滴着的满是她的心头血,
  ;;;;作者有话要说:钟砚:谢邀,还活着。
  ;;;;激烈的修罗场已经开始!
  ;;;;让我们提前祝贺钟砚入住火葬场!
  ;;;;么么哒!!!
  ;;;;请大家多多留言!要不然俺没有动力呜呜呜呜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五十二、大明少女媛某5瓶;你若无心我便休2瓶;李钟硕老婆、陌上人如玉、lilypotter.;;莉莉.、松鼠plus、唧、微凉缓缓、陈蘑菇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