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9K小说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一三零四章、有仇当天就报了!

天才医生 by 柳下挥

2019-9-1 12:39

    秦洛虽然听说过这种病,但是,他也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病案。

    所以,在把脉的时候,他也格外的用心仔细。

    实践出真知。只有自己亲手医治过,才能够熟练掌握‘渐冻症’这种病例的特性。

    “你能救吗?”龙王看着秦洛问道。没有担忧或者恐惧,倒像是朋友之间简单的拉家常。

    “不能。”秦洛摇头。

    离的眉头一拧,手里的刀子转的嗖嗖作响,差点儿没忍住冲过来把这混蛋给宰了。

    刚才在院子里明明都和他打过招呼,要学会善意的谎言,要对这桩疾病的治疗充满信心。就算没有信心,也要装作志在必得手到病除的样子。

    没想到,转眼间这家伙就把实话给说出去了。太可恨了。

    “生老病死,天理循环。我的身体我知道。是离他们胡闹折腾而已。人力岂能逆天?”龙王一脸释怀的说道。

    “这和人力能不能逆天没有关系。我说不能有三个原因。”秦洛看着龙王说道。“一、你对治疗拒绝和没有信心的态度。二、医治时间太晚。病入末期。身体大部份肌肉已经萎缩严重。三、我也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病例,没有这方面的成功治疗经验。”

    “治不好就治不好。哪有这么多废话?走,我带你出去。”离现在对秦洛实在是反感透了。黑着张脸说道。

    小子,看我出去之后怎么收拾你。

    龙王看着秦洛,若有所思的问道:“那么,你的意思是说,还有治疗的希望?”

    “是的。假如你敢让我放手施为的话。”秦洛点头说道。

    他能够尝试治疗,但是却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而且,他所说的治疗方式有些超常规。能否成功,还是末知数。

    所以,只能说是有治疗成功的希望。

    龙王大笑起来,那下巴上的大胡子跟着他的笑声一抖一抖的。因为生病的原因,他的腿和手臂都不能动,面部表情也不算丰富。可是,他却能够笑出一股睥睨天下般的狂傲的姿态。

    “有何不敢?我这辈子还当真没有怕过什么。既然你这么说,让你试试何妨?你叫什么名字?”龙王看着秦洛问道。

    站在旁边的离撇了撇嘴,义父极少主动问别人的名字。当他问起别人的名字时,证明这个人是他所看重的。

    “秦洛。”秦洛回答道。

    “很好。秦洛。从今天开始,就由你来为我治病。”龙王认真的说道。“以前,我只相信我能给我的下属带来奇迹。现在,我想做为一个旁观者去见证别人的奇迹。”

    龙王的话里颇有些鼓动的意思。让秦洛放手施为,不要有任何心理压力。

    “放心吧。不会让你失望。只会更好,不会更差。”秦洛笑着说道。

    反正你的身体已经这样了,我就算治不好你,也能延缓你的病情。你也没有任何损失不是?

    “什么时候开始治疗?”龙王问道。

    “现在。”

    秦洛转过身对离说道:“去给我找一盒银针。”

    “你-----”离差点儿又是一刀子丢过去。这男人竟然敢使唤起自己了?

    但是想起义父的身体,她还是强忍着怒火没有发作。

    “小子,但愿你能治好义父。不然,你就要完蛋了。”离恶狠狠地对着秦洛说道。然后转身离开。

    屋子里只有龙王和秦洛两个人,秦洛突然觉得有一丝紧张。

    按道理讲,自己是一个正常人。对方只是一个身体高度瘫痪的老头儿,没道理自己会害怕他啊?

    可是,对方身上总是能够表现出一种凌厉的,犹如实质刀子般的气质。当你不小心接触到他偶尔流露出来的霸道眼神时,心里就有种很危险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像是走在深山老林里,突然间被一只老虎给觊觎一般。

    “你以前是不是受过伤?”秦洛问道。

    听了秦洛的话后,龙王狂笑起来。说道:“一生征战,大小战斗数千场。怎么可能没有受过伤?”

    一生征战?大小战斗数千场?

    这是和平年代,哪里会有战斗?

    秦洛对这个老头的身份更加好奇了。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传奇人物?

    “我能不能看看你的伤口?”秦洛问道。

    “有何不可?伤痕是一个军人荣誉的勋章。比国家颁发的那什么狗屁奖章值钱多了。不过,要麻烦你自己动手了。”龙王大笑着说道。

    秦洛笑着点头,掀开龙王的衣服下摆。

    然后,他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龙王的身体给秦洛的感觉就是,拿一块儿完整的纸平铺在桌子上,然后一个人拿着菜刀在上面横七坚八的剁上几十数百刀-----直到现在他还能活着,真是让人奇怪的一件事情。

    “很惊讶吧?”龙王看到秦洛脸上的惊诧,笑着问道。

    “有点儿。和平年代,很能想象会伤成这样。”秦洛坦白的点头。

    “和平年代?屁的和平年代。”龙王阴沉着脸说道。“表面上风平浪静,暗地里波涛汹涌。哪一天没有战争?哪一天没有死人?边境战争、海域冲突、空战----有些东西,你们是看不见的。”

    龙王看着自己身体上的伤痕,脸上带着缅怀和遗憾的表情,说道:“那些兔子下手真狠啊。不过,还是被我一个个踢爆了脑袋。可惜啊,以后我就没机会收拾他们了。”

    “说不定还会有机会呢。”秦洛笑着说道。

    “哈哈。好。我信你一回。”龙王大笑着说道。

    离捧着针盒回来,看到秦洛和义父聊的正开心,不由得有些诧异。

    怎么病了一场后,义父的性格就变这么多啊?以前对他的下属不是打就是骂,都没有好好的说过一句话,竟然对这小子这么热情。

    “是不是这个?”离举着针盒对秦洛说道。

    “是的。谢谢。”秦洛点头。“再去帮我找些消毒酒精。”

    离一愣,然后怒喝道:“小子,你是不是想死?刚才怎么不一次性说完?”

    “刚才我忘记了。”

    “你这是报复。”

    “你可以这么认为。”秦洛说道。最讨厌女人玩刀了。更讨厌女人拿着把刀对着自己的脖子划来划去的。这让他很没有安全感。

    “你-----”

    “你不想治好义父的病吗?”秦洛转过脸看了她一眼,问道。

    离的脸蛋气鼓鼓的,睫毛眨了眨,对着秦洛嫣然一笑,说道:“大爷,你还有什么需要,小女子一次性的都帮你办了。”

    秦洛看到她的态度还算诚肯,就说道:“顺便打盆温水过来。”

    “是。大爷。”离冷笑着说道。这个小心眼的混蛋,如果不是自己讨好他,怕是自己拿完消毒酒精回来,肯定又会让自己跑出去一趟打热水。

    很快的,离就拿着酒精棉端着一盆温水过来。

    秦洛用酒精给银针消过毒后,然后挽起龙王的袖子,在他的手臂关节处扎了一针,问道:“有没有感觉?”

    “没有。”,龙王说道。

    秦洛点了点头,把银针拔了出来,再次扎进刚才同样的位置,问道:“这次有没有感觉?”

    “没有。”龙王说道。

    秦洛面无表情,让人根本就看不出他的喜怒。离一直盯着秦洛的脸看,想从他脸上猜测出自己的义父还能不能治好。结果什么也没能看出来。

    秦洛再次把银针拔出来,用酒精消毒后,两指捏针,对准另外一个穴位,用‘天旋式’把银针给一点点扎了进去。

    “有感觉吗?”秦洛问。

    龙王仔细的体验一会儿,笑道:“我这手已经废了。你就不用耗费力气了。”

    “现在呢。”秦洛再次旋转了一下,问道。

    “没有-----咦。”突然间,龙王惊讶的叫道。“好像有点儿不同。”

    “有股冷气。很冰。在你扎针的地方。”龙王说道。

    一般而言,肌肉萎缩的话,神经感觉会迟钝或者完全消失。是不能感受到外界的作用力或者疼痛感的。

    “证明肌肉只是处于假死状态。”秦洛笑着点头。“成功治疗多了一成把握。”

    秦洛又拔针,这一次扎的是他的小腿膝盖处,问道:“有没有感觉?”

    “有。也是扎针的位置有点儿凉。”龙王说道。

    “二成把握。”

    第三针,秦洛扎向了龙王的腰部地洽穴。

    “有没有感觉?”秦洛问道。

    这一次,龙王摇头。

    秦洛再次旋针,银针又伸向皮肉一份。“有没有感觉?”

    “没有。”

    秦洛连续两次旋针,银针几乎全部都伸进了龙王的身体里面。秦洛问道:“有感觉吗?”

    “还是没有。”龙王很仔细的体验了一会儿。摇头说道。

    “这个部位是不是受过伤?”秦洛问道。

    “是啊。被东洋神日杀所伤。”龙王想起以前的往事,一脸的暴戾。

    眼如铜铃,长发飞扬。仿佛像是进入战斗和自我保护状态的刺猬般,身上的刺一根根的翘起。

    眼里杀机乍现,整个眼睛都充满了嗜血的红色。

    “义父。不要激动。等你的病好了。还能找他报仇啊。”离赶紧抓着龙王的手臂劝慰道。“再说,你也砍断了他的一条手臂。下次见面,他肯定不是你的对手。”

    这父女俩说话的内容血淋淋的,秦洛听在耳里竟然丝毫不觉得怪异。反而有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这样的人,就应该说这样的话嘛。

    “你中毒了。”秦洛说道。“他的刀口抹有慢性毒药。不明显,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如果你忽略过去的话,就能够一点点的腐蚀你伤口处的各处组织和神经。神经损坏,自然导致肌肉萎缩。”

    “该死。那群东洋猴子真是卑鄙。”离骂道。“那还有办法修复吗?”

    (PS:哈哈,催更是因为兄弟们对老柳有所期待。我努力。先保持这本书好看,更保证更新速度。咱们一起努力吧。)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